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本週首次承認,若延期一年舉行的東京奧運會在2021年仍無法舉辦,那麼將被取消。這背後,由奧運延期帶來的“算不完”的經濟賬,無疑成為一個繞不過去的重要原因。

4月下旬,國際奧委會與東京奧組委曾因額外費用的表述問題發生齟齬。國際奧委會最新聲明表示,最高將撥款8億美元(1美元約合7元人民幣)應對包括東京奧運延期的疫情影響,東京奧組委則稱還在核算成本當中。

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得到了國際奧委會、所在地政府的經濟援助,但其不透明的財政體系遭到了國際奧委會資深委員龐德的炮轟。此外,一些奧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也在疫情之下經歷着艱難時刻。

額外費用表述惹爭議

兩個月之前聯合決定推遲東京奧運會時,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並沒有討論東京奧運會的延期成本問題。

但在4月20日,國際奧委會在其官網談到奧運會延期的額外費用時表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經同意,日本將根據2020年奧運會已經達成的協議條款,繼續支付費用。國際奧委會也將繼續承擔應該負責的部分。對於國際奧委會來説,這數億美元的額外費用支付問題已經很清楚了。”

這幾句話引起了東京奧組委的不滿。東京奧組委發言人説:“國際奧委會不應該在網站上以首相名義發表上述看法。東京奧組委認為國際奧委會的表述非常不恰當,我可以明確地説,這種説法不在我們雙方達成的協議之內,我們已經要求國際奧委會刪除上述表述。”

國際奧委會很快就更新了説法,在4月21日發佈的更新版問答中,不再提到安倍晉三,更新後的表述與舊版本明顯不同:“日本政府已經重申隨時準備履行成功舉辦奧運會的責任,同時國際奧委會也強調對於成功舉辦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承諾。”

8億美元不是句號

5月14日,在遠程召開執委會會議之後,國際奧委會確認,最高將拿出8億美元緩解疫情給奧林匹克運動帶來的各方面困難。其中最高將有6.5億美元用於支付奧運延期所帶來的組織費用,另外1.5億美元將分發給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各國(地區)奧委會等。

一天之後,東京奧組委坦言,日本方面需要承擔的額外成本還在核算中。“我們仍在嚴格評估中,現在還不足以做出估計。”東京奧組委首席執行官武藤敏郎説,他不知道國際奧委會為東京奧運會承擔的這6.5億美元的細目分類,也不知道這筆錢將如何使用。

無論是4月20日在官網的搶先發布,還是5月14日正式宣佈最高8億美元的援助金額,國際奧委會對於儘快確定自身承擔的經濟負擔表現得非常積極。而日本方面則遲遲沒有公佈額外成本。

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曾於4月表示:“現在根本不確定額外將增加多少開支,一開始有人預測是4000億日元(1日元約合0.06元人民幣),也有人説5000億日元,現在組委會和國際奧委會也被這些傳言牽着鼻子走,其實各方需要坐下來仔細計算到底需要增加多少。”

比核祕密更受嚴密保護

東京奧運會總共33個大項各自所屬的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也正面臨着一系列影響:各自旗下賽事何時能真正重啓不得而知,東京奧運會資格賽和各項目世錦賽等大賽需要重新調檔,更為關鍵的是,缺少了“奧運分紅”,一些單項聯合會正面臨着現金流困境。

好在國際奧委會提供了1.5億美元,而瑞士聯邦政府也同意將與國際奧委會一道,為位於瑞士的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提供無息或低息貸款。

四年前的里約奧運會結束後,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總共得到約5.4億美元分紅。這些資金按照體育項目規模和觀眾進行分配。

夏季奧運會項目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協會總幹事安德魯·瑞安表示,如今這1.5億美元算是東京奧運會分紅的提前預支。除了被暫停管理資格的國際拳擊聯合會,其他32個聯合會都將分得一杯羹。

雖然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頻頻叫苦,但國際奧委會資深委員龐德卻直言不諱,他認為聯合會的財政體系缺乏透明度,甚至比“核祕密更受嚴密保護”,如果想要得到國際奧委會資助,首先自身財務需要“保持乾淨、透明”。

目前,一些聯合會公開了自己的賬目和審計報表,但諸如世界田聯等機構並未公佈。

龐德直言:“一部分聯合會越來越依賴於國際奧委會的分紅,你可以靠着奧運會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來掩蓋自身問題,國際奧委會也肯定有能力做些事情,因為近年來我們一直未雨綢繆,但你必須在財政狀況方面保持乾淨和透明,而此前這比核祕密更受嚴密保護。”

夏季奧運會項目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協會迴應説,這一指責“已經過時”,其總幹事瑞安説,在該機構對31個聯合會進行的調查中,已有25個對外發布了審計賬目。

瑞安説,從2000年悉尼奧運會之後,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對於奧運分紅的依賴度大幅降低。里約奧運會的分紅在聯合會收入的平均佔比降至33%,在當時總共28個聯合會的各自收入中,有15個佔比在25%以下,還有4個在50%以下,只有3個佔比超過75%。

奧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冰火兩重天

國際奧委會首席運營官拉娜·哈達德承認,受疫情和東京奧運會推遲的影響,奧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支付贊助金額的時間有可能延期。但這並未對國際奧委會構成太大影響,贊助商仍在“全力以赴”。

在2018年平昌冬奧會到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週期內,共有14家全球合作伙伴。據報道,在此期間,這可能會為國際奧委會帶來超過20億美元的收益。

受疫情影響,一些全球合作伙伴的日子並不好過。比如新近簽約的民宿短租平台愛彼迎5月初就表示,由於疫情導致全球旅遊人數急劇下滑,將裁員大約25%。日本豐田汽車公司則預計2020財年營業利潤將暴跌79.5%。

不過也有一些全球合作伙伴未受影響,阿里巴巴集團本月初宣佈,2020財年全年及第四季度業績全面超預期。而美國消費品巨頭寶潔公司上月公佈,其產品的淨銷售額在近期有躍升。

據英國體育營銷數據分析公司TwoCircles的最新預測,受疫情影響,全球體育贊助權費用將比去年下降超過170億美元,同比下降37%。

該預測表示,疫情讓大批新的贊助合同暫停,而許多現有的合同,也因公司削減開支而終結。